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美图

国家非遗徐行草编难以为继 黄草染色或失传(图)

2016-01-06
浏览量: 1          T | T 字号: 打印

陆志俭为黄草染色。   闵慧翀 摄

  ■本报记者 彭薇 通讯员 闵慧翀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徐行草编的美胜在高超的编织技艺,也胜在绚丽的色彩。不过,为黄草染色的匠人如今在嘉定仅剩一人。徐行草编是否会只剩下光秃秃的“自然黄”?

  黄草可染出20多种颜色

  两周前,陆志俭的染坊再次开锅染色。72岁的陆志俭是华亭镇华亭村村民,也是最后一位徐行草编染色人。他与65岁的妻子平秀娟,在染坊内忙碌着。染坊有三口大锅,其中两口因常年不用已落上厚厚灰尘,其它角落也被杂物堆满。

  陆志俭夫妇一个烧一个染,待锅中水烧开,平秀娟便往锅中添加粉色颜料,然后调匀。不久,锅中升起粉色泡沫,此时将黄草投入锅中,用铁杵搅拌。一分多钟后,素色黄草浸染成粉色,捞起晾在地上就成了草编原料。陆志俭介绍,黄草染色通常有红、黄、棕等7种颜料,他能配出20多种颜色。

  别看染色就几个步骤,可非常讲究火候温度、颜料配比。此外,何种颜色用陈年黄草染,何种用新收黄草染,对染色人来说也要心中有数。

  曾年销售百万草鞋草包

  晚清末年,陆志俭的叔公陆宏仁在徐行开办华成草织社。“染色技艺口口相传留下不少,也遗失了许多。”陆志俭惋惜地摇了摇头。

  1995年,徐行草编社由国营转私营后,陆志俭捡起这门老技艺,在家开染坊。草编社每年几百万双草鞋、草包对外销售。那时的场景令陆志俭难忘:每周一,卡车运来黄草;周四、周末收村民自家黄草染色时,队伍排到院外。

  好景持续不到十年,染坊生意急转直下。本地草编能手纷纷转投他行,黄草染色量更是年年下滑。周边的华亭镇、嘉定工业区等地染坊陆续关门,唯独陆志俭一家仍在苦苦支撑,至今已有十个年头。可这“一家独大”的局面并未带来多少收益。平秀娟说:“现在一个月染色毛利只有1000元,有时甚至几百元。去除成本就不剩什么了,还不如将屋子出租。”

  “这个月只收到20来斤,也就是过去一个村民染色的量,估计春节前这是最后一次开炉了。”陆志俭不敢想,没了颜色的徐行草编会怎么样?

新闻| 娱乐| 财经| 汽车| 生活| 房产| 女人| 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