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

北京多地铁站公交末班车停运太早 滋长黑车独舞

2015-12-31
浏览量: 20          T | T 字号: 打印

  多个地铁站公交末班车早于地铁

  末班车错位

  滋长黑车独舞

  晚上10点,小曼走出地铁昌平线沙河高教园站。临近新年,为了准备公司年会的她,这些天不得不晚些回家。与公司附近的灯火通明相比,此时沙河已经被施了“沉睡魔咒”。小曼快步走到地铁边的公交站,没等公交也没做丝毫停留,头一低钻进一辆黑车。“师傅,多少钱一位?”“15,人到齐就走!”不一会儿,这辆捷达就挤满4名乘客,黑车司机一踩油门,消失在黑夜的迷雾中。

  “地铁末班车到十一点多钟,可公交晚上九点就停运,回来晚了就没别的选择,黑车吧。”小曼说,从她三年前搬到沙河高教园以来,每次只要加班或者参加聚会回家晚,都为从地铁站到家这最后一段路头疼。“谁都不想坐黑车,但又不敢举报黑车,黑车真被查了,我怎么回家?唉,忍吧……”

  记者发现,在沙河高教园、在经海路、在焦化厂……不止一个地方的公交末班车早于地铁,二者错位导致地铁站黑车猖獗且屡禁不止。

  高教园站黑车如同万花筒

  紧邻北六环的沙河高教园是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昌平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以高等教育为中心,融学习、工作、居住为一体的现代化学园都市。小曼居住的北街家园就是这里规模最大的居民区。与十多年前相比,沙河高教园的房价已经涨了十倍有余,但交通配套设施却进展缓慢。

  2010年12月30日,沙河高教园站随着地铁昌平线一期开通而投入使用。在东直门上班的小曼,正是看中了北街家园临近地铁,才从城里昂贵的出租屋搬到郊外的沙河。“这里虽然偏了一点,但是租金便宜,在城里1500元我只能跟人合租,但在这里能租个完整一居室,而且这里还有地铁。”

  地铁确实有,就在3公里之外,可小曼搬家之后才发现,地铁接驳问题让人烦恼。从园区内的北街家园等居民区到沙河高教园地铁站,只有一条市政公交车884路。根据站牌上的信息,这趟车的运行时间是5点30分到19点整,而沙河高教园的地铁末班车要到23点之后。

  末班车时间错位造成了接驳盲区,同时给黑车们提供了生存空间。“要想看北京最缤纷多彩的黑车万花筒,就到我们这儿来吧,从三轮车、小轿车到面包车,应有尽有。”小曼无奈的调侃映射着沙河高教园站的混乱。记者在这里看到,站外“趴活”的黑车从仅乘两人的“小蹦蹦”到准乘19人的“考斯特”五花八门。

  北街家园部分业主曾组织过“民间班车”,但在连续遭到黑车司机的围堵后,很快被迫停运。为了缓解接驳压力,同时也遏制黑车滋长,沙河高教园从2011年开始陆续开通了临时通勤快车,由公交集团客一分公司670车队运营。但是车辆只在早晚高峰两个时段运营,周一到周五工作日末班车为21点,周六日和节假日末班车是20点,末班车时间依然与地铁错位。

  白天一车15晚上一人15

  末班车时间错位局面迟迟没有改观,小曼不得不把回家的最后3公里交给“不靠谱”的黑车。

  和其他地铁站黑车避开公交车站不同,这里的黑车“车多势重”,对公交车站一点也不避讳。“您去哪儿啊?别等了,这车1个小时一班。”记者刚走到884路公交站,就有黑车司机开始揽活。“怎么样,走不走?到北街家园吧,15块钱就走。”

  天还没黑,一车15元,这是沙河高教园站黑车的“市场价”。如果拼车,5块钱一位,更加经济。这里的“趴活”小轿车大约20辆左右,“金杯”大约两三辆,载客量最大的是“考斯特”。与黑车司机攀谈时,记者得知,这辆“考斯特”白天没人坐,司机也不开,等到晚高峰才开始干活。

  随着夜幕降临,沙河高教园站人流量迅速上升,黑车们开始活跃起来,“考斯特”也在此时苏醒。“两块钱啊,两块,北街家园,不用等,有座,走吧!”“考斯特”由两人运营,一个男司机、一个女售票员,售票员无票可售,只负责收钱,晚高峰期间2元一位。对于记者“是不是正规车”的提问,售票员根本不予理睬,只是不断催促,“快点儿,发车了”。

  在晚高峰,地铁在这里每停靠一次,大约有100人下车,其中只有10人左右会在站台等待公交,其他人都被黑车拉走。准乘19人的“考斯特”10分钟内就能拉满。再过约15分钟,它就能从北街家园返程。这时间没有返程客,空了的“考斯特”又停到公交站边继续揽客。

  在如此循环往复之间,时间渐渐走到夜里9点之后。此时,无论是884还是临时通勤快车都已停止运营,沙河高教园站成为黑车独舞的舞台。

  白天还是一车15元的小轿车变成了一人15元,“考斯特”也把2元一位加价到5元一位。面对成倍上涨的价格,像小曼这样晚归的人们不得不接受。“我特别怕加班,周末也不敢参加聚会,就是怕晚回来,黑车随便加价,而且还很不安全。”

  “把黑车查了我晚上怎么回家?”

  2013年5月一天深夜,一辆黑车在前往北街家园途中翻车,车上乘客均不同程度受伤。这吓坏了小曼和很多北街家园的邻居,大家开始不断给当地城管打电话举报黑车。很快传来的一条消息,让小曼哭笑不得。

  “有一位邻居,晚上回家晚,也是没办法打黑车,结果刚上车就被城管抓了个现行。车是没法坐了,但是又没法回家,最后在跟城管交涉之后,被城管的车送回了家。”

  后来,北街家园的业主向有关部门反映交通问题时,也对举报黑车有了矛盾心理。“我们只敢说增加公交班次、延长运营时间,打击黑车是不太敢说的。真把黑车都查了,我们晚上怎么回家?”

  据记者了解,公交集团曾通过“北京12345”官微对884路的车次分布做出回应,公交集团认为884现在的运力能够满足乘客乘车需求。昌平区政府也曾对沙河高教园公交线路问题做出过回应,称高教园区内公交场站建设完工后,会调整公交线路进驻运营,但此事至今没有进展。记者询问业内人士后得知,公交线路的调整并不容易,涉及到公交场站、人员、车辆、设施等多方面因素。

  经海路焦化厂站也有此类问题

  公交与地铁末班车时间错位的情况,并不是沙河高教园独有,在一些较为偏僻的新兴地铁线路,比如亦庄线的经海路站和7号线焦化厂站,同样存在此类问题。

  经海路站位于亦庄经海路与科创十三街交会处,2010年12月30日随着亦庄线通车而投入使用。经海路往南,越过凉水河,是距离这座地铁站最近的居民区,国风美仑、尚悦居、星悦国际等小区共数万人每天都依靠经海路站上下班。这里通往经海路站只有一趟小公共“通28路”,末班车是21点30分,但经海路站的地铁末班车在23点之后。和沙河高教园的情况类似,每到“通28路”末班停运后,从经海路站走出来的乘客只能接受黑车的随意加价。国风美仑等小区居民曾多次向公交集团反映接驳问题,希望开通运营时间更长的市政公交,但得到的回复是居民区附近没有合适的场地建设公交场站。

  7号线焦化厂站位于朝阳区原北京焦化厂厂址内,2014年12月28日投入使用。因为地铁站位于焦化厂内,接驳公交稀少,据此路程约5公里的富力又一城小区居民,同样需要面对接驳不力的问题。自地铁通车以来,富力又一城居民从焦化厂站回家,必须步行约2公里才能搭乘上公交348路。居民小凯向记者抱怨:“再走3公里其实也到家了,但是晚上下班以后谁还有力气走5公里?”

  今年9月,往返富力又一城与焦化厂站之间的快速直达专线33路开通,但是这趟车的末班车19点10分就已经停运,远远早于22点25分停运的地铁末班车。本报今年先后两次关注焦化厂站的黑车肆虐,但由于接驳时间错位带来的强烈需求,黑车屡禁不绝。

  本报记者 孙毅 D

新闻| 娱乐| 财经| 汽车| 生活| 房产| 女人| 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