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内

跨年晚会沉寂两年后重燃战火 二线卫视杀入

2015-12-31
浏览量: 11          T | T 字号: 打印

  由前两年的3家、4家陡增到今年的9家 拼的是明星 谈的是生意

  沉寂两年后跨年晚会为何重燃战火?

  2014年3家,2015年4家,今年突增到9家。虽然无法和2011年的16家、砸钱2亿元的“盛况”相比,但已是2013年8月中宣部等5部委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后,跨年晚会台数最多的一年——央视三套、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广东卫视、安徽卫视、四川卫视、山西卫视相继宣布将举办2016跨年晚会。

  沉寂两年后,跨年晚会为何重燃战火?

  新面孔

  二线卫视重新杀入

  在“节俭办晚会”和限制晚会数量双重限令下,2014年的荧屏跨年晚会出现“大退烧”——除央视外,只有东方卫视、湖南卫视和广东卫视3家;2015年举办跨年晚会的卫视为4家,分别为湖南、东方、浙江以及江苏。而今年,不仅是四大卫视,北京、四川、山西等也新晋加入。尤其是四川、山西这两家被外界普遍视为二线的省级卫视,加入跨年晚会大战,多少有点出人意料。据悉,北京卫视跨年晚会的“镇台之宝”是陈道明和杨紫琼。前者作为《传承者》的导师将在晚会中亲自展露“绝活”。后者要率《卧虎藏龙2》全剧组前来拜年。而山西卫视则把明星真人秀《歌从黄河来》特别节目办成了跨年晚会,郭兰英、胡松华、李光羲、蒋大为、关牧村将一展歌喉。

  新思路

  以前抢明星,现与真人秀深度结合

  跨年晚会也称“抢人大战”,以往被争抢的是欧美和港台歌手,一家有王菲坐镇,另一家立马拉来国际巨星艾薇儿;一家请来刘德华倒计时,另一家则宣布张学友和周杰伦将同台。但近两年,随着真人秀和内地偶像剧大热,一线卫视都拥有了自己的王牌节目。跨年晚会与真人秀的深度结合成为新的思路。

  今年随着《全员加速中》的开播,队长黄晓明、嘉宾TFBOYS、贾乃亮及太太李小璐都出现在湖南卫视名单中。热剧中的高颜值偶像吴亦凡、李易峰、井柏然、杨洋、陈伟霆、王凯、霍建华、赵丽颖也被湖南包揽;东方卫视的名单不仅包括《极限挑战》的“三傻三精”组合——孙红雷、王迅、张艺兴、黄渤、黄磊、罗志祥,还将《伪装者》的明家老大、老三——靳东、胡歌收入旗下;江苏卫视今年话题性真人秀不多,但跨年晚会中也有《唱游天下》的歌手胡彦斌、张碧晨,此外大鹏与古惑仔五人的重聚也颇有看点。

  浙江卫视更加典型。此前,浙江从不参与跨年,直到《中国好声音》以及《奔跑吧兄弟》一飞冲天,才在去年正式加入跨年晚会行列。今年浙江晚会的主题是“是兄弟,一起跨年一起过”,跑男团邓超、Angelababy、李晨、郑恺、鹿晗、王祖蓝、陈赫都将登台表演。那英则成了“与会的‘好声音’代表”。

  就是新晋加入者,无论是北京卫视的《传承者》,还是山西卫视的《歌从黄河来》,都属于综艺咖、真人秀类型。

  跨年晚会与真人秀深度结合这一新玩法,不但有效延续了热播节目的长尾效应,也经济地控制了晚会的支出。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介绍,将跨年和综艺节目捆绑主要是为了省钱。“胡彦斌、张碧晨的演出是和《唱游天下》打包在一起签的。”即便天王也不例外,“去年请周杰伦,是因为他担任了《最强大脑》科学大使,其实都是跟平时的节目有所关联。”

  曾有报道,2011年,16家晚会争相跨年,一夜烧钱两个亿。还有报道透露,某卫视为请刘德华,开出了500万的天价……以上种种直接招来“限娱令”以及“节俭办晚会”的行政控制。经历了两年的波折,卫视终于开始“理性办晚会”。王希直言,“现在再单纯靠砸钱去请天王来,已经不合适了。”东方卫视跨年晚会总导演之一张敏杰也表示,参与晚会的明星基本都是友情价,“今年比去年更省钱,因为平台更热了,明星蜂拥而上。”

  新玩法

  边看晚会边抢红包成主流

  费用降低了,收入却并不减少。据了解,一台晚会的收入来源有三部分:第一,是电视上的收益,比如跨年晚会的冠名商、特约植入;第二,是演唱会举办当地的客户广告费;第三是有门票的收入。

  今年湖南卫视与阿里合作的双十一晚会的成功,让更多的电视台看到了与电商合作的巨大前景。边看演唱会边抢红包成为晚会黏住观众的主要手段。比如湖南台,跨年晚会,在鸟巢举行,出售门票。而且4个多小时的晚会中将分时段4次口播某电商的红包口令,届时观众参与,就可以一边看明星大咖一边抢实物大礼或现金红包。

  “新兵”广东卫视直接把自己的晚会名称定为“1月1电商节惠民欢乐夜”,晚会播出期间,电商将送出总值超过2000万元的电子红包、购物优惠券以及实物奖品,总价值将超过2亿。从这个角度看,跨年晚会之争,表面是卫视之间的火并,内里则是各卫视背后财团力量的相互博弈。

  新形势

  证明实力、争夺收视让跨年晚会卷土重来

  尽管如此,电视台代表认为,依靠跨年晚会赚钱并不是他们的出发点。“每年年底卫视的跨年晚会,有点像公司的年终总结或企业的客户答谢会,是回馈观众、回报广告客户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们没有过多地追求经济效益。只是说完成一个性价比,作为平台来说,不要亏钱去做这个事情。”

  跨年和新年晚会更是一个证明实力、树立品牌的机会——“对内,跨年晚会承担着盘点过去一年优质节目的任务,是对我们卫视运营团队的一次检验;对外,跨年和新年的时候,卫视之间往往最容易较劲,哪个明星选择了你,就证明了你的平台号召力。所以,强势卫视请明星不费钱,但弱势卫视请明星必须开高价。”

  此外,卫视争相办晚会也是受到了“收视率”的诱惑。有人统计过近4年跨年当天的收视情况,发现有跨年晚会的卫视收视成绩和网络话题性都要远超没有晚会的卫视。而且收视涨幅的根本在于“卫视有没有做跨年”,而并非“是不是必须在12月31日当天做跨年”。因此,今年四川卫视的跨年晚会以及安徽卫视将承担跨年任务的《国剧盛典》安排在1月1日,避免自己成为强势卫视相互碾压的炮灰。

  对于处于第二阵营的卫视,“错峰出行”其实就是给自己另开一个窗口,他们希望在年底铺天盖地的跨年宣传中,观众能留心多看它一眼。赚钱与否现在并不重要,只要晚会能活下来,成长为卫视的固定“品牌项目”,总有赚钱的一天。

  文/本报记者 祖薇

新闻| 娱乐| 财经| 汽车| 生活| 房产| 女人| 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